沙僧日记(七)

栏目:笑话段子 发表于:2019-12-06 01:01查看: 110

1月29日
  【今天】【一大】早,我【们就】【被小】孩的跑闹声吵【醒了】。
  【醒来】后【来到】院子里,见【一个】老【和尚】在给【一群】【孩子】上课。【好象】【是在】教【他们】【认识】"颜色"。
  老【和尚】:“小朋友们,草是【什么】颜【色的】?”
  “绿【色的】!”小朋友们齐声答到,【声音】很响亮。
  “那,【天空】呢?”
  “兰【色的】!”
  “真聪明!【大家】【再看】【我的】【牙齿】,是【什么】颜【色的】?”老【和尚】想教【孩子】们【认识】【白色】。但【底下】【顿时】安【静了】,看【得出】【孩子】们【在思】考。
  有【一个】小朋友小【声说】:“是米色得。”老【和尚】【有点】不【高兴】。
  又【一个】小朋友说:“【不对】!是橘红【色的】!”
  “【不对】!是碳黑【色的】!”
  “错!【应该】是藏青【色的】!”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【底下】乱作【一团】。
  老【和尚】忍【不住】破【口大】骂:“娘的!你爸牙【才是】藏青【色的】呢!你脑子进水了!”骂完【后又】【觉不】妥,说:“好啦,【现在】【我们】上文化课。我问【你们】;茴香豆的"茴"字【有几】种写法?”
  【孩子】们说:“不【知道】。”
  老【和尚】【笑了】笑说:“有四种写法;1,用毛笔写;2,用钢笔写;3,用圆珠笔写;4,用铅笔写。。。”
  “老师,我还【知道】【一种】写法,”【一个】小朋友站【起来】说:“用棍子蘸上屎在墙上写!”
  老【和尚】【无奈】【地说】:“好,好,【算是】【第五】种写法吧!,【你们】【平时】用哪【一种】啊?”
  “【第五】种!”【孩子】们异【口同】声地答到。
  老【和尚】气得口吐白沫。
  晚上,老【和尚】召见【了我】们,【原来】他【就是】【这里】【的方】丈,,也【就是】树上【那只】鹅【说的】"老【秃驴】"。
  【师傅】问方丈:“您【真是】辛苦!【除了】管理寺院,【还要】教【一帮】【孩子】”
  方丈说:“没【什么】,【这些】【孩子】【都是】山下财主【家的】子弟,【其实】我教书【的目】的【不是】【为了】赚钱,【而是】【为了】误人子弟!。。。”
  【师傅】说:“【原来】是【这样】。【其实】我西行【的目】【的也】【不是】取经【普渡】【众生】,【而是】【为了】看尽【天下】美女!。。。”
  方【丈对】【师傅】说:“【既然】【大家】【都是】【佛门】【弟子】,【我就】问你【一个】【关于】【佛的】【问题】:【我们】【天天】拜佛,佛【能收】到吗?”
  【师傅】说:“【当然】能!”
  “【那位】【什么】【还有】那【么多】【佛门】信徒受苦受难?”
  “哦!【是这】【样子】的。那【天我】问过【佛主】了,【佛主】说:【由于】拜佛【的实】【在太】多,【他只】好学电台抽取听众来【信的】【方式】,抽【出一】【两个】帮【他们】【搞定】!”【师傅】说。
  “别【开玩】【笑了】!【你还】【以为】【真有】【佛啊】!?【说的】跟【真的】【似的】!”方丈【笑道】:“没【想到】你年纪【轻轻】,【中毒】还挺【深的】!”
  “方丈!请你【不要】【这么】轻浮!我大哥"【如来】【佛主】"确【有其】人。【不信】,你打电话问问他!”【师傅】正色道。
  “【哈哈】【哈哈】。。。。”方丈已笑得直【不起】【身子】,“好,好,算你狠,【真是】【个大】白痴!哈。。。”
  “象你【这样】目无【佛主】【之辈】【怎能】作寺院【的方】丈?!”【师傅】厉声问。
  “【其实】,我开【这个】寺院【主要】是【为了】好玩。。。【时不】时能碰到【你们】【这样】【大脑】缺根玄的【和尚】,真【是太】【有意】思啦!哈。。哈。。。”
  “接我飞腿!”【师傅】给老【秃驴】【一个】飞腿超值大礼包!

2月6日
  上个日记【本都】写完了,【我一】直【坚持】记日记,时【因为】心【中有】个【无比】【光辉】形象【的巨】【人在】【支持】我,鼓励我!
  他【就是】我【人生】航线【上的】灯塔,幸福生【活的】指南针----林长治!
  【他一】【直在】【默默】【的关】【心我】,给【了我】莫【大的】【力量】。他【时我】【心中】【无可】替【代的】,英明【伟岸】的偶像!真【不敢】【想象】,【如果】【没有】【他我】【今天】能走得【这么】远吗?
  但伟【人也】有伟【人的】【遗憾】,【尽管】偶像【他一】表人才,聪颖过人,但【由于】【工作】【原因】【至今】【还是】【个王】老五!
  【我真】替他着急!【希望】广大热血女青年,【拿出】拯救【世界】的豪情与勇气发扬【不怕】哭,【不怕】累【的大】无畏【精神】,积极【与我】偶像T。T【他的】【联系】【方法】时coollcz@263.net

2月8日
  【真是】【佩服】死白龙马了!
  【以前】时【堂堂】的龙种太子,【现在】却甘受【他人】跨【下之】辱!
  最【不可】【思议】【的是】:他【竟然】胃口也【改变】了!成天吃草就搞【定了】!这【本事】是【他的】绝活,【否则】象二师兄那【样的】,饿【了就】【变成】牛,海【吃一】顿草,岂【不爽】哉!
  更【恐怖】【的是】:他【完全】把【自己】当成马了!【上次】,在【我们】【的强】烈【要求】下,他变回【人形】跟【我们】到城里玩。没【想到】:【如果】不拿根绳拽【住他】,他【都不】【知道】改往【哪里】走【好了】!
  还【有一】次,他变回【人形】【和二】师兄去买菜。二师兄【走路】不【小心】碰【了他】屁股【一下】,他【就一】【口气】跑出20多里地【后才】【反应】【过来】!
  没【办法】,他【这一】辈子算玩完喽!

2月18日
  【这两】天,【一个】导演来找【师傅】。说他【正在】拍【一部】科普【幻想】暴力【恐怖】三级动画片,剧种有【个小】【角色】,【需要】【一个】【长的】【有点】帅呆了【的人】扮演。
  【师傅】欣然【同意】。
  第【一天】,导演说要拍一组裸戏。【师傅】屁颠屁颠地【去了】。
  【回来】哭得象刘备【一样】,说:“裸是裸,十【几个】老爷们脱光了,在河里扮浮尸!阿嚏!把【我给】冻【坏了】!”
  【第二】天,导演说要拍一组吻戏。【师傅】屁颠屁颠地【去了】。
  【回来】哭得象刘备【一样】,说:“吻是吻了,【让我】河马吻!【呜呜】。。。河马嘴好【大啊】!它把我【脑袋】全包【进去】了!”
  【第三】天,导演说要拍一组【床上】【激情】戏。【师傅】屁颠屁颠地【去了】。
  【回来】哭得象刘备【一样】,说:“【床上】是【床上】,【让我】在【床上】弹棉花,死导演【还要】求我表演得【要有】【激情】!可把【我给】累【散架】了!
  【第四】天,。。。。。。。哎呀!【师傅】过【来了】!【不能】再写了!【被他】【看见】【就不】【好了】。。。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