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帅哥,我很怕!

栏目:笑话段子 发表于:2020-01-17 01:01查看: 11

古【人有】云:“郎才女貌,【佳人】配才子。”可【如今】年代【不同】了,【现在】流行【的是】:女财郎貌,帅哥陪财女。咱中华民族5000【年的】优良传统【恐怕】【早已】被倒进马桶里冲【的一】干【二净】了………

  【嘿嘿】………【因为】我是帅哥【所以】我很怕!

  为【了这】张刘德华式【的脸】孔,周润发式【的风】度,里昂那多式【的清】纯,高仓建式【的冷】酷,【再配】上成龙【的风】流,郭富城【的举】止,周星驰的嘴巴,【还有】胡兵【的高】度。没【让我】少受香粉【的毒】害!女【人的】催缠,真【所谓】:【无意】落入百花园,被迫【要做】原始人,若要狠心离【此间】,沾花带叶春已残。

  【为了】常常搅【扰了】满园春色,纠缠【了不】少鲜花嫩叶,可没【让我】少受【那些】护花大虾【们的】拳脚。

  天哪!这【哪里】是【我的】错,【都是】老天降的祸,要【是哪】个可怜我,【赶快】【来把】【我毁】容!

  自从告【别了】纯【真的】童【年时】代,(【基本】上【是在】阿姨,【姐姐】【们的】【怀里】度【过的】)从【此就】【揭开】【了我】悲惨【的帅】哥生涯。

  年少无【知的】我,【不知】【温柔】乡里【陷阱】多,满【以为】【那些】,青春【美丽】【的小】羊羔们【可以】【多少】弥补我迟钝【的大】脑抚慰我脆【弱的】【心灵】。

  【却没】【想起】:色字头【上一】把刀,刀刀撕心又裂肺。

  【让我】白白受【了这】【许多】,老爹的鞭鞑,叔伯【的耳】光,【最后】还落得个,被学校的慈僖太后,【记大】过【后又】【除名】!

  天哪!这【哪里】是【我的】错,【都是】小羊羔们【下的】毒,要【是哪】【个不】【信我】,【我把】情书当状纸!!!!

  自从告【别了】噩梦【般的】校园【生活】,【伤痕】【累累】的我,被迫【开始】了,游荡街头。浪迹江湖【的另】【一番】帅哥生涯。

  本【以为】熙熙攘攘的街头,【多少】【可以】埋没【一些】【我的】风华【绝代】,【不曾】【想到】既【会引】起【严重】【的交】通【堵塞】,大街小巷里【都是】追捕【我的】痴女怨妇,【真是】黄蜂尾后针,最毒女【人心】,【简直】【是要】把我揉烂了,撕【碎了】,【最后】再分尸了,才算【是得】尝所愿。

  还好,多【亏了】如狼似虎【的警】察大哥把我从臀波乳浪里强拉硬扯【出来】,【才不】【至于】【让我】窒息而死。

  【只不】过派【出所】里,有冤难诉,饱受一顿枪扁,棍击【倒也】【罢了】,【最后】还被法官【大人】【定了】个流氓罪,【做了】三年另【三个】【月大】冤狱!

  天哪!这【哪里】是【我的】错,都怪妇女们上厕所,要【是哪】个还怪我,【不知】【我把】WC当饭馆!!!!!

  自从在牢里【经历】【了一】番腥风【血雨】,【从今】【以后】【决定】洗心革面,【彻底】【隐藏】我帅哥【的真】面目。

  【真是】牢里【不知】【岁月】,【如今】【已是】【网络】【时代】。

  小【隐藏】于山,大【隐藏】于室,无影藏于网路!

  网路【是个】虚拟【世界】,没人【管你】帅不帅,【少了】女【人来】纠缠,看【我自】【在不】【自在】!

  从【此我】于网路里尽情冲浪,如鱼得水,或嗔或喜,或怒或笑,或苦或悲,或正或邪,【或是】矜持【或是】【疯狂】,【或是】聪明【或是】傻瓜。全【都没】【人来】管!更【让我】【脱离】了皮肉之苦!

  愉悦之余,也【还不】【忘了】拜拜老天!别让MM来爱我!!!!!!!!!

  【各位】先生,女士,倘若【以为】【如此】,【可就】大错特【错了】!【这次】【真的】【不是】【我的】错!

  聊天室里【遇到】MM,本人先【说我】很丑,MM说:【你真】【是有】趣我【说我】是【个大】【光头】,MM说:你太酷【了有】【个性】我【说我】胡子【多年】纪长,MM说:【这是】【成熟】,有【魅力】!

  我【说我】【出门】裤【子不】【拉拉】练,MM说:这【叫做】性感,不拘小节。

  我【说我】大文盲,ABCD鸟语全【不会】,MM说:你太谦虚了,【我不】信!

  天哪!我【说我】【是大】流氓,做过三年牢,MM【轻轻】【笑了】笑:你坏!你坏!【你真】坏!

  【所谓】一朝被蛇咬!十年怕井绳!遂蓝屏当机,【立即】逃遁!!!!!!!!

  【当时】【心情】,【不可】言喻,【不可】言喻!

  天哪!天哪!天哪!老天待我【何其】薄!干吗【让我】【这么】帅!【天涯】海角没处躲?早晚【让我】死翘翘!※原帖【来自】于:来福岛爆笑娱乐网//www.laifu.org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