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了中国千年历史 唐朝的大胸妹子真的最迷人?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19-12-05 05:02查看: 3
【穿越】【千年】,捞个【美人】!【我们】把中国历【史上】【的小】【妖精】都抓回【来了】,【然后】【研究】她【们的】【肉体】。【穿越】【千年】,捞个【美人】!夏商周【时期】《国风·卫风·硕人...

【穿越】【千年】,捞个【美人】!【我们】把中国历【史上】【的小】【妖精】都抓回【来了】,【然后】【研究】她【们的】【肉体】。

【穿越】【千年】,捞个【美人】!

夏商周【时期】

《国风·卫风·硕人》——【手如】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。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夏商周时【期的】姑娘和后【来的】【那些】“妖艳货色”比【起来】【就是】【一股】清流,【当时】崇尚不施粉黛的【自然】美,用【现在】【的话】说【就是】“仙”、“森女”,最著名也最俗【气的】词汇:“肤如凝脂”【就是】从【这个】【时候】【来的】。【只是】,【这个】时【期的】【自然】美【不同】于【现在】【定义】【的小】麦色【肤色】和有线条的肌肉。在夏商周【乃至】春秋战国【时期】,【自然】【美的】标准【就是】:白!【一定】要白!【可见】,从那时起,中国【女人】【对于】“美白”的追求就【开始】了,【并且】【在此】【之后】【的几】【千年】里【从未】因【任何】【外界】因【素而】【改变】……

【作为】原始社会末【期的】夏商周,经济活动【仍然】以农业为主,男主外、女主【内的】家庭模式【逐渐】确立,【因此】【这一】时【期的】文学作品对【美人】的描写,【大多】【是在】劳动【场景】【之中】。【你看】【活在】《诗经》【里的】姑娘们,【哪个】【不是】在溪水边浣纱,露【两条】白花花的胳膊【引人】驻足?这【也从】侧面体【现了】劳动最美【的时】【代价】值观。【当然】,溪边浣纱【的人】【必须】得白才美,浣纱【的动】作【必须】得轻柔才美,【你在】河边拿个棒槌【拼命】地锤来跺去【也是】【绝对】不【行的】。

夏商周【时期】

夏商周【时期】【还有】两位【重要】【的绝】色美女【被世】人骂【了几】【千年】:妲己和褒姒。【前者】为电视剧和【游戏】【提供】了【无数】【素材】,【这位】被【描述】成“【乌云】秀发,杏脸桃腮,眉如春山浅淡黛,眼若秋波宛转;隆胸纤腰,盛臀修腿,胜似海棠醉日,梨花带雨”。据说妲【己是】狐狸精变的,【所以】骂【一个】【女人】【魅惑】男【人的】标准句式便【成了】“你【这个】狐狸精”。

另【一位】著名【美人】——褒姒【的大】戏【就是】“烽火戏诸侯”。周幽王燃起烽火台,为的【就是】博褒姒【一笑】。褒姒据【说是】【位不】爱笑【的冷】【美人】,【导致】周幽王总【觉得】她不【开心】,每天想尽【各种】【办法】逗她【开心】。抛开政治,周幽王其【实是】位合格【的好】【老公】。

图为周幽王和褒姒

【当然】,史学界【也有】学者【认为】,烽火戏诸侯【导致】周国灭【亡这】【件事】儿【并不】【存在】,【完全】是【这些】士【大夫】让【女人】背【的黑】锅。【毕竟】【没有】哪【个大】臣期望【自己】【的皇】帝【沉迷】【美色】,【不理】朝政。【因此】【这些】故【事被】司马迁、刘项写出【来的】【原因】,【很有】【可能】【和小】【时候】你爹妈吓唬你“天黑不睡觉【就有】【怪物】来抓你”【的本】【质是】【一样】的。

【这个】时【代的】中国封建制度【尚未】萌芽,士【大夫】间盛【行的】“精致细腻”【的审】美【还未】【广泛】流行,对姑娘们小鸟依【人的】需求还【没有】【开始】。换【句话】说,“直男癌”【的时】代【还未】【到来】。

秦汉【时期】

《洛神赋》曹植——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,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,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。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,瓌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

秦汉时【期的】【男人】【们对】骨感型身材【有着】【强烈】追求。李夫人、赵飞燕【这种】“死瘦子”【都是】典型【代表】。据传赵飞燕【可以】掌中舞,汉成帝【想要】放风筝,在她腰间栓根绳子【就可】以了……瘦【弱的】病态美【开始】【占据】了时【代的】主流,【不仅】得瘦,还得“高、白”,矮【黑的】【胖子】在【当时】【根本】没活路。

以白为【美的】审美标准【继续】被延续并发扬【光大】,从洛阳烧沟西【十四】号汉墓【中出】【土的】三公斤“粉饼”【以及】唇刷【就可】以【看出】【当时】【女人】【们对】化妆品【的强】烈需求。秦汉【时期】所流【行的】白【是纯】【白色】,姑娘【们会】把脸涂得惨白,嘴唇用红【色的】颜料画出上小【下大】、【近乎】三角【形的】【轮廓】,谓之“面如凝脂,樱桃小口”。

秦汉【时期】

汉武帝【喜欢】八字长眉,【导致】【整个】【宫里】【的女】人【们都】变【成了】【行走】的“囧”。汉朝著名“网红”卓文君,【就是】画眉毛【的一】把好手。《西京杂记》里说“文君娇好,眉色如望远山,脸际常若芙蓉,肌肤柔滑如脂”。除【此之】外,还【有一】种广眉也颇为流行,“城中好广眉,【四方】且半额”。【想想】挺【恐怖】的,好端【端的】【一个】姑娘,眉毛就画【了半】个【额头】……放【到现】【如今】,【这种】装扮【大概】只【适合】【在万】圣节【出现】……

一统【天下】带【来的】另【一个】【好处】【就是】能【遍寻】【天下】美女,《阿房宫赋》【里是】【这样】【形容】宫中美女【们的】,“明星荧荧,开妆镜也;绿云扰扰,梳晓鬟也;渭流涨腻,弃脂水也;烟斜雾横,焚椒兰也。”【总之】【就是】烟雾缭绕,珠宝闪瞎眼。

汉朝【出了】【几位】和【之前】【不同】【的女】汉子,【无论】【是中】国封建社会【第一】位独揽大权【的皇】后吕雉,【还是】【第一】位女外交家冯嫽,都从侧面反映【出了】儒家【思想】在汉武帝【时期】【成为】官方【统一】【思想】后,论及【美的】涵义时强调美与善的【统一】。

吕雉【面貌】【复原】图

到汉朝中后期,以德为【美的】标准【开始】盛行,心比脸美【的时】代【终于】来临。【当然】,【这种】状况并【没有】【持续】【多久】,品德再好,【我们】【也得】看脸。宋朝郭若虚曾【经在】《图画见闻志》中【如此】【形容】:“貌虽端严,神必清古,自有威重俨然【之色】,使【人见】则【有萧】恭归仰【之心】。【今之】画者,但贵其姱丽之容,是取悦众目,不达画【之理】趣也。”端庄、【威严】、朴素也曾【是那】【个时】【代的】审美标准。

唐朝

韩偓《席【上有】赠》——矜严标格绝嫌猜,【嗔怒】虽逢笑靥开。小雁斜侵眉柳去,媚霞横接眼波来。鬓垂香颈云遮藕,粉着兰胸雪压梅。莫【道风】流无宋玉,好将心力事妆台。

【这是】【最好】【的时】代【也是】最坏【的时】代,姑娘【们该】有肉【的地】【方有】肉,【不该】有肉【的地】方【也有】肉……

唐朝在中国历【史上】【是一】个及其极其【特殊】【的时】代。【无论】是唐朝以【前还】【是以】后,中国人【对于】“瘦”【的审】美标准【一直】【没有】【变过】,唯独大唐盛世【例外】。【男人】【们不】再【需要】【女人】们小鸟依人楚楚可怜,【也不】【再有】【站在】病态【美的】美女【身边】彰显【自己】【强壮】的诉求。古书上用“丰肥浓丽、热烈放姿”【形容】唐朝【时的】女性,这【两个】【形容】词摆在【一起】,【一个】欢【脱的】【胖子】形象跃然纸上。【在大】唐盛世的300 年里,【胖子】统治【了后】宫,瘦子【属于】奴婢阶层,赵飞燕若生于【此时】,脸长得再【好看】也【没有】用。《梦回唐朝》【可能】是【所有】胖【子的】主题歌。

唐朝

【无论】史书【上再】【怎么】说杨贵妃美得【惊人】,你【看着】仕女图【上的】【那些】眉毛短粗、【眼睛】细长【的大】饼脸姑娘们【的时】候,【我们】【不信】你能像唐玄宗【一样】笑【出来】。据传杨贵妃138 【斤重】,【放到】【现在】,【可能】【只能】当一【个大】码模特博博眼球。

但【与此】【同时】,唐朝【也是】中国古代【男人】【们最】幸福【的时】代。【虽然】姑娘们胖,但唐【朝一】【直在】打仗,没当【兵的】【男人】很少,【所以】……【如果】你实【在是】对文物古迹中【那些】个长【着双】下巴【的女】【人们】提【不起】幻【想的】【兴趣】,【那就】回【想一】下张艺谋大导演《满城尽带【黄金】甲》【中的】宫女们吧。【虽然】该片改编自《雷雨》,但影片【的时】代背景影射【出了】后唐【时期】女【人的】穿着,【片中】女性【的衣】着服饰也符合唐朝【对于】【华丽】和低胸【的要】求。

《满城尽带【黄金】甲》剧照,【个个】丰乳肥臀

唐朝经济【的空】前繁盛【也为】文化营造了开放的氛围,女性【地位】达【到了】【后世】朝代【无法】企及【的高】度。“粉胸半掩疑晴雪”【是当】时最流行【的衣】着,【必须】深V 才算【好看】。唐朝的姑娘们【对于】化妆打扮极为讲究,腮红涂满半张脸,苹果肌上贴一两朵【当时】流行【的小】【花小】鸟,画【上上】扬的蛾翅眉,再梳【一个】坠马髻,【一个】标【准的】唐朝美女就诞【生了】。

当【时的】唇妆种【类也】【异常】【丰富】,仅在晚唐的【三十】【多年】里,唇式就【出现】【了十】七种【之多】,圆形、心形、鞍形……历史【上最】为出【名的】“樱桃小口”是【来自】白居易家蓄养【的家】伎樊素,【因此】【被称】作“樱桃樊素口”。【还有】另【一种】朋克烟熏妆:“时世妆,时世妆,出自城中传【四方】。时世流行无【远近】,腮不施朱【面无】粉。乌膏注唇唇似泥,双眉画作八字低。妍媸黑白失本态,妆成【尽似】含悲啼。”(白居易《时世妆》)

唐朝【人的】审美【不仅】【因为】李家皇室的胡人血统,【所以】【受到】了胡人以女子壮硕【好生】养为【美的】审美观【的影】响,也【受到】【了佛】教【对于】菩萨【描述】【的暗】示。【简单】【来说】【就是】:白白胖胖【代表】了富贵和福气。【当时】【人们】【对于】武则【天的】【描述】是“方额、广颐、凤颈”,一代孤凤展翅腾龙【位的】女皇【不仅】长【得不】差还【颇有】气场,拉皮【前的】刘晓庆奶奶演绎的武则天除却妆【容之】外很【可能】最符合历【史上】【真实】的武媚娘。

宋元【时期】

《咏袜》杜牧—— 钿尺裁【量减】四分,纤纤玉笋裹轻云。

从【这个】【时代】【开始】,中华文化【对于】女【性的】【压迫】【进入】【了一】【个高】峰。【这个】时【期的】【男人】【对于】女性【的关】注【并不】聚焦在“脸”上,而【是在】“脚” 上,三寸【金莲】【开始】成【为了】【第三】性器官。【可以】说,【这时】中华民族病态恋足时【代的】【开始】。

林语堂曾【这样】【描述】【女人】缠足后【的步】态:中国女【子的】缠足,【完全】【改变】了女【子的】风采和步态,其【作用】【等于】摩登姑娘穿高跟皮鞋,【且产】生【了一】种极拘谨纤婉【的步】态,使【整个】【身躯】弱【不禁】风,【摇摇】欲倒,以【产生】楚楚可怜的【感觉】。

宋元【时期】

当【时的】男【人又】【开始】【需要】【女人】楚楚可怜,弱【不禁】风,美貌的【同时】【又要】守妇道,缠足【让他】【们的】【这些】需求【都被】得【到了】【满足】。【女人】【们走】【不稳】,走【不远】,【无法】从事劳作,以致离了【男人】就【不能】活。【这种】大男子主义【也是】【现在】“直男癌” 【的根】源。

据传,三寸【金莲】【有三】【十八】种玩儿法,【也为】后来岛【国的】恋足类小【电影】【做足】了【基础】。

【其实】从唐末【开始】,女性缠【足的】【做法】就【已经】从宫中【开始】了。曾有文献记载:南唐【后主】有宫女嫔娘,纤丽善舞。乃命作【金莲】,高六尺,饰以珍宝,网带璎珞,中作品色瑞莲,令嫔娘以帛缠足,屈上作新【月状】,着素袜行舞莲中,回旋有凌云【之态】。

【虽然】写得【这么】美,但【这种】【做法】【绝对】是糟粕,【是对】女【性的】迫害。再【说了】,【人为】制【造的】畸形小脚【怎么】能【有自】【然的】【玉足】【好看】……

【甚至】现【如今】,【依然】【有一】些落后【地区】有缠【足的】恶俗…

宋元【时期】,经济【中心】向南【转移】。【整体】【的审】美也【开始】趋向南方水乡的江南美女。与唐代【相比】,【这个】时【期的】文化【呈现】【出了】另【一个】【极端】:保守、内向、淡雅,赏心悦【目的】阴柔之美。程朱理学营【造的】【一种】“存【天理】、灭人欲”的氛围也让【这种】保守的做派更上【一层】楼。【导致】女性【在此】时【的地】位【并不】【像是】【一个】【完整】【独立】的“人”。

削肩、平胸、柳腰、纤【足的】妞儿【成了】当【时的】美女楷模。除【此之】【外人】【们对】浓【郁的】【色彩】【也没】【什么】追求,“揉兰衫子杏黄裙,独倚玉栏,【无语】点檀唇”,【你看】,连姑娘【们的】唇色【也是】檀木色,红中发黄。

佚名·《仕女图》图中女子修颈、削肩、柳腰,已与唐代女【子大】【不相】同

到明清【时期】又【有了】【明显】的【不同】,清朝【时期】,上层女子穿旗袍、戴云肩、梳旗头。【一般】【脸颊】着色偏暗,眉妆则【采用】柳叶眉、水眉、平眉、斜飞眉等较素【净的】式样,偏爱以橘色系为【主的】艳【丽的】妆容。说【白了】,【就是】【怎么】鲜艳【怎么】画。

【就像】《红楼梦》【中的】王熙凤【那样】艳丽:“【头上】戴【着金】丝八宝攒珠髻,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,项上戴着【赤金】盘螭璎珞圈,裙边系着豆绿宫绦,双衡比目玫瑰佩,【身上】穿着缕金百蝶穿花【大红】洋缎窄袄,外罩【五彩】刻丝石青银鼠褂,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。【一双】丹凤三角眼,两弯柳叶吊梢眉,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,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。”

民国【时期】

《沙扬娜拉》徐志摩——最【是那】一【低头】的【温柔】,【像一】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新文化运动在中国【悄悄】萌芽后,带【来的】是女性妆容、服饰【的解】放。【虽然】在偏远【地区】仍【存在】裹【脚的】现象,但社会【的流】行【趋势】已【然是】另【一幅】样貌。【当年】【的时】尚icon 宋家三姐妹、周璇、阮玲玉【等等】洋派女性引领【了最】具【代表】性【的时】代潮流:改良式旗袍、欧化妆容……

【值得】【注意】【的是】,【那个】年代烫头【开始】流【行了】。民国【时期】【正是】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交融【并且】【碰撞】【的时】期,审美标准也【变得】和现今【相似】。【在东】方女性柔【美的】【基础】上,【我们】【开始】对“混血儿”式【的面】容【有了】向往,于【是有】【了大】【眼睛】、长卷发,穿旗袍【的周】旋、阮玲玉和胡蝶。

民国【时期】

民国【时期】对女性身材【的标】准【不再】【那么】严苛,月份牌【上的】姑娘【们都】挺【正常】。但旗袍【是太】挑【人的】【一种】衣服。【想要】穿得【好看】,【必须】腰细臀翘胸部【刚刚】好,【而且】旗袍穿得【好还】【需要】功力,【能把】旗袍穿得漂【亮的】姑娘也【一定】【不是】【简单】【意义】【上的】“漂亮”,它【更多】【要求】穿着【的人】有恰到【好处】【的风】韵。【这种】风韵少【一丝】【不够】劲儿,多【一毫】就【容易】【变成】花【场上】拉客的妈妈桑。这【就是】为【什么】【我们】会对《花样年华》里张曼玉【的背】影念念不忘。

再后来,【我们】把民国时【期的】审美【叫做】小资产阶级审美,【看看】【当时】上海名媛【们的】【生活】照就【知道】了,穿着旗袍打高尔夫或【者是】身着吊带裙倚在阳台抽烟。

【遗憾】【的是】,旗袍【这个】禁欲中【透露】着风骚【的传】统服饰【没有】【流传】【下来】,【不久】【之后】,革命女青年头就流【行了】【起来】……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