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大学生遇模特公司“套路” 交了签约费没活动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19-12-12 07:01查看: 35
有句顺口溜叫“【理想】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。小童(化名)【现在】就深刻【体会】【到了】这【句话】的含义。【资料】图有句顺口溜叫“【理想】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。小童(化名)【现在】就深刻【体会】...

有句顺口溜叫“【理想】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。小童(化名)【现在】就深刻【体会】【到了】这【句话】的含义。

【资料】图

有句顺口溜叫“【理想】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。小童(化名)【现在】就深刻【体会】【到了】这【句话】的含义。

今年20岁【的小】童从小【就有】【一个】模特梦,穿着新款的服装,【走在】T台上【享受】镁光【灯的】“【注视】”,【这是】她对模特【这一】行业【的最】初【认识】。

【但是】【这个】梦【对于】【现在】【的她】,可【谓是】镜中花,水中月。

【一次】偶【然的】【机会】【可以】签约模特公司,小童兴高采【烈地】试镜【通过】后,按“规定”交完签约费,签完了合同,【就等】着公司安排出场活【动了】。一周,两周,一月,两月……,望眼欲穿【的她】【直到】【现在】【一次】活动【也没】【参加】过。

小童【这才】【意识】到,【自己】有【可能】上当了。

“【这家】公司【自称】是专业的模特经纪人公司,哪料到说【一套】,做【一套】。本【想着】签约【后不】但能圆了梦想,【还能】在课余【时间】挣点外快,【谁知】【却是】事与愿违。”提起陕西新佳模特经纪【有限】公司,小童就气【不打】【一处】来。

交完了钱 【两个】半月没活动

小童就读于西安一所大学。

今年2月底,她收【到一】条微博私信,【对方】问【她有】【没有】【兴趣】做兼职模特。“【我正】想【利用】周末做做兼职赚取【生活】费,便【加了】【对方】【的微】信【了解】【情况】。”日前,小童向记者讲述了当【时的】【情况】。

她【告诉】记者,【这位】发微博私【信的】男【子自】称是陕西新佳模特经纪【有限】公司的经纪人,姓唐。他约小童到位于南稍门中贸广【场的】公司【进行】面试。还煞有介事地发【来一】条“试镜【通知】”。没【想到】【到了】公司后,【对方】【告诉】她,【要想】做兼职得先交2200元的签约费。

“【说是】【交了】签约费【就可】以【给我】安排接活动,【很快】【就能】【把这】笔钱赚【回来】。”小童【告诉】记者,【还没】【工作】先交钱,【自己】【有些】【犹豫】,但【对方】信誓旦旦地【告诉】她:“【肯定】会想【办法】【给你】安排活【动的】,【我们】【一个】经纪【人就】带三【四个】签约模特,【只有】你赚了钱,【我才】能赚钱。”

见【对方】【说得】【头头】是道,又【觉得】【这家】公司看【起来】还【有些】【规模】,小童心【动了】。但她【身上】【没有】那【么多】钱,【对方】又【告诉】她,【可以】先交700元预留【一个】模卡名额。

700元交后,【对方】【又一】【步步】劝说她,不交【完全】款就【无法】安排活动,拖得【久了】【得不】偿失。小童又找同学借了1500元,【交了】【总共】2200元【的全】款,签了份“模特经纪合同”。

可签完合同【至今】【已经】【整整】【两个】半月了,小童【一次】【所谓】的活动【也没】【接到】。

“【说是】活【动发】【布在】【什么】【平台】上,可我连【平台】【在哪】【都不】【知道】。后【来在】微博上【找到】【几个】【跟我】【有相】同【经历】【的女】孩,她们【告诉】我,活动【特别】少,【而且】【要求】【非常】高,【几乎】【没有】【人能】【接到】。”小童说,【这时】候她再【找到】经纪人,【对方】的【态度】【来了】个180度大转弯。

“【让我】【自己】接活动【不说】,还常【对我】爱搭不【理的】。【这个】【时候】【我就】【意识】到【他们】【可能】是骗子,【让我】【觉得】【生气】【的是】,【这家】公司【还在】以【同样】的【方式】忽悠人,每【天都】【有很】多【女孩】上当,我【加了】个群,【里面】有100多人,【就这】还【只是】一【部分】。”

多人称【遭遇】相同【经历】

5月18日,【根据】小童【提供】【的信】息,记者【加入】【了该】群,【让人】【意外】【的是】,【这个】【群里】【的对】象【不仅】【仅是】女大学生,还【有一】些男生遇【到了】【同样】的【遭遇】,每人所交【的金】额从500元到2200元【不等】。

【他们】【之中】,有【的人】【跟小】童的【经历】【一样】,是【对方】【主动】找【上门】来,【通过】发微博私信或街头搭讪的【方式】诱使你【一步】步落入“圈套”。有【的人】则【是在】网上【看到】“招聘模特礼仪”【的信】息【之后】,打电话【联系】【了该】公司。

小萌(化名)【和小】童的【遭遇】【差不】多,毕业【时间】【不长】,【因为】【工作】双休,便【打算】周末【没事】干找个兼职挣点钱。一上某同城网站,【看到】【很多】礼仪招聘又【轻松】工资又高,便【打了】电话【询问】【情况】,【随后】也给该公司【交了】2200元的签约费。【如今】【已经】【过了】快【一年】【时间】,也【是一】个活【动没】【接到】。

“【每次】说【平台】【上发】布活动【信息】【了我】都【去看】,都【是要】求个子1米70以【上的】,可【是当】时面试时咋【不说】我身【高不】【合适】呢?【而且】活动【信息】很少,我连着【去了】好【几个】月,培训也去,面试也去,【结果】【每次】【都是】以【各种】【理由】说【我不】符合【要求】选【不上】,要【不然】【就说】回去等【消息】,【然后】就【没有】消【息了】,到【现在】【一年】了,【一分】钱【也没】赚到。”小萌说。

记者去“应聘” 公司前台很【谨慎】

记者【了解】到,该公司【目前】在西安【共有】两处办事【地点】,【一处】位于中贸【广场】,【一处】位于尚德路红会巷。交完钱【后不】给安排活动,也【有不】少人【前去】闹过,【可是】【没有】【什么】【效果】。

5月19日,记者曾以应聘【者的】【身份】【前往】该公司位于中贸【广场】某栋楼19【楼的】公司探访。【当时】公司里只【有一】位前台,对记【者的】来访【警惕】性较高,【始终】不提【他们】公司的签约流程,只说“经纪人【都出】去带活【动了】,你留个电话,【他们】【回来】后【跟你】【联系】。”

可【直到】【昨日】,记【者也】【并未】接【到该】公司打【来的】面试电话。群【里一】名【女孩】小莹(化名)【告诉】记者,【如果】去面试,会【反复】问你【是哪】个经纪人【联系】【来的】,【如果】【自己】找【上门】去,【对方】【可能】不予接待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