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村流传至今的灵异怪事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20-02-15 12:01查看: 12
不【知道】【大家】有【没有】【这样】的【经历】,在偏【远的】农村,在老一辈【的记】忆【力都】【流传】着【一些】骇【人听】闻【的吓】人【故事】,【至于】真假【似乎】已【无人】去【关心】,【但是】...

  不【知道】【大家】有【没有】【这样】的【经历】,在偏【远的】农村,在老一辈【的记】忆【力都】【流传】着【一些】骇【人听】闻【的吓】人【故事】,【至于】真假【似乎】已【无人】去【关心】,【但是】【这些】灵异奇事却【至今】流【传了】【下来】!

  事件一:离魂

  我大姨家住在农村,她【的小】儿子,也【就是】【我的】表哥,小【时候】常常【和大】姨【一起】去地里干活,【大人】劳动,【他就】【在地】【边的】树下玩儿。

  【有一】次,【约在】四、五岁时,【太阳】落山了,大姨【一家】收工,见表哥在睡觉,就【把他】抱回家,【一路】上,【依然】沉【睡不】醒。

  就【这样】【一直】睡到【第二】【天中】午,【无论】【怎么】叫,都叫不醒,我大姨【害怕】了,顾【不得】去地里干活,抱着【他去】村【里的】卫生队,【还是】弄不醒。

  【于是】就找【了一】个村【里的】老人(【是一】【个会】“看香”【的人】)。老人【让我】大姨【点了】支香,他看【了一】【会儿】,说“你【小子】,【一定】【是在】【外面】野地里睡【着了】,对吧?丢了魂了!”

  我大姨【说是】啊!【他说】,【这好】办,你抱【着他】,【到他】睡觉【的地】方,喊【他的】【名字】,边喊边说,“咱们回家啊!该回【家了】!”喊上【一会】儿,就回家,【保证】他能醒!我大姨【急忙】抱【着他】【来到】睡觉【的地】方!按老【人说】【的方】法,喊【了一】【会儿】!

  【回到】家中,【果然】,我表哥【一下】【子就】【睁开】【双眼】!后来,【我们】【这里】【流传】【一种】【说法】,【就是】【大人】带小孩【出门】玩【的时】候,【如果】【孩子】睡【着了】,【要不】停的喊【孩子】【的名】字,【直至】【回到】家里,以免丢魂!这事【绝对】【真实】!【大家】【可以】去石家庄【的东】王村考证,【几乎】【人人】【知道】!

  事【件二】:魅影

  我【母亲】小【的时】候,躺【在自】家【的老】屋里【和我】姥姥玩,【一抬】头,【看到】南墙【的最】上边,【就是】南墙和房顶交接处,有【一个】老头,【约一】扎来高,身穿旧社会【的地】主服,【手里】牵着【一个】小孩,快【带的】从东向西走去,(【仿佛】【是在】墙上走)【走到】最西边就【不见】了!

  【母亲】【当时】【一点】【也不】【害怕】,还【让我】姥姥看,【但我】姥姥【什么】也看【不到】!后来,【几十】【年后】,【大家】说【起这】【件事】,我大舅说他小【时候】也【看到】过!【情景】【和我】【母亲】【见到】的【基本】【一样】!

  【如今】老房早己拆了!这【究竟】是【怎么】【回事】吗?我【母亲】【现在】【说起】此事,还【记忆】犹新!

  事件三:压身

  前【几天】,我睡觉时,【忽然】【感到】【身体】沉重【无比】,(【此时】,我【肯定】【已经】【醒了】,【绝对】【的清】醒!)我试图【睁开】眼,却【发现】根【本不】能【睁开】!【全身】【根本】动【不了】!我【知道】【是被】压身了,我试图用手指掐【自己】,【然而】【根本】使【不上】力!

  【我就】喊,【希望】我爱【人能】【醒来】,推【我不】把,【然而】【却是】只张嘴,发【不出】声,我【心里】就【默念】“唵【嘛呢】叭吡吽”念【了有】两【三遍】,【一下】子,【就感】动【身上】轻了!

  【好象】【什么】【都没】【发生】【过一】样!我翻【个身】【接着】睡,【刚刚】【进入】似睡非睡的【状态】,【就感】【到一】个【东西】又上身了,【我就】【赶紧】再【念一】启次“唵【嘛呢】叭吡吽”。【然后】【就没】【事了】,【一直】睡到天亮!

  事件四:白花

  【我小】姑的婆婆家,在井陉,【一个】【比较】穷的山区!前【几年】,她丈夫的侄子,【一大】【早就】说“奶奶,咱【家的】白花【开了】!”

  但家里【的树】根【本不】【可能】开白花!【因为】家【里是】石榴和枣!【大家】也【没有】【看到】【任何】花开!

  过【了几】小时,【一个】远房亲戚送信【来说】,XXX【死了】,【死的】【时间】【正是】那【孩子】说白花开放的【时间】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