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女人报复男人的8种恐怖方式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20-02-17 11:01查看: 13
女【人的】报复才【可怕】.从【小到】大,我【是从】【来不】【轻易】得罪女【人的】,一【者是】和【女人】【计较】【只能】【显得】【自己】小气,二【者是】【害怕】【女人】记恨。【如果】【一个】【...

女【人的】报复才【可怕】.从【小到】大,我【是从】【来不】【轻易】得罪女【人的】,一【者是】和【女人】【计较】【只能】【显得】【自己】小气,二【者是】【害怕】【女人】记恨。【如果】【一个】【男人】让【女人】恨【上了】,有80%以【上的】【机率】【是要】大难临【头的】,【因为】【女人】不报复则已,一报复【则是】歇【斯底】里排【山倒】【海的】。女【人的】报复【可怕】【并不】在【于它】的【力量】上,而【是在】于【方式】上,最【根本】的【一点】是,她【们的】【这种】报复【方式】较男【人来】说【是更】为【隐秘】、间接、【持续】和【彻底】的。她【们不】象【男人】,【如果】我【看不】惯你,【对你】有怨言,就直截了当地搬起【拳头】抡你两下,【过后】【就没】【事了】。【然而】,女【人的】反抗和报复【方式】【多半】【是由】【主体】转嫁【到你】最【在乎】最心痛的【其他】【载体】【之上】。【所以】,在【这里】我列举出【女人】报复【老公】常【用的】八种【方式】,【希望】在供【男人】警醒的【同时】,【也能】供【女人】反省。

第【一种】【方式】:花你【的钱】,直花得你倾家荡产。【采用】此种报复【方式】【的女】【人多】【半是】【有点】【智慧】,爱【面子】,【但却】难于【自我】【控制】【受伤】【后的】报复心理。试【想想】,【男人】【做了】对【不起】【我的】【事情】,【我的】确咽【不下】这【口气】,【从此】【以后】【怎么】【看他】【怎么】恶心。【直接】打吧,【是打】【不过】【他的】;【去找】【他的】【父母】和领导闹吧,【自己】脸【上也】【没有】光;到【外面】找【男人】嘛,【自己】【生性】【是传】统的,也迈【不出】【这一】步……诸如【种种】,能【选择】报复【的最】好【方式】便【是大】【把大】把地花【他的】血汗钱了,花【得他】心痛,花【得他】【主动】找【自己】求饶,【如果】他仍【然不】肯【有所】表示【的话】,【那么】就干脆【他有】【多少】【我就】花【多少】,【直到】花【得他】倾家荡产。此种报复,【除了】【那种】【真正】阴险毒辣【并且】恨你入骨【的女】人,【否则】【多半】【是很】难【持续】【到底】的,【只要】【男人】【愿意】拉下【面子】勇敢【地在】她【面前】【承认】错误,【并且】改过自新,她【基本】上【都是】【愿意】给【男人】【一次】【机会】的。其花你钱的【根本】用意还【是在】于【让你】花钱买【一个】深【刻的】【教训】,【与其】说【是在】报复,【还不】【如说】【是在】管教。

【第二】种【方式】:虐待【你的】【父母】。【采用】此种报复【方式】的多【半是】懦弱、文化素养【不高】,【但却】心【有不】甘【的女】人。她们【多半】【有个】【强悍】大男子主义【甚至】【喜欢】搬弄武【力的】【老公】,【一般】【情况】下【老公】【无论】在家【在外】【做了】【什么】错事和【坏事】,【她是】【不敢】吭一【声的】,【但这】【并不】【代表】她们【心里】就【真正】【臣服】,【至于】到【外面】找【男人】和吵闹,她【们是】【万万】【不敢】的,而钱嘛,【多半】都【已经】由【男人】【完全】【控制】了,【所以】她【们就】找男【人的】【父母】【来出】气,男【人在】家【的时】候【表现】【得对】老人呵护有加,而【一旦】【男人】【不在】【家了】,【便就】虐待老人,把【心中】积淀的【所有】不满【全都】发泄到老【人的】【身上】,轻则冷暴力对老人百般刁难【不理】不睬,重则让老人饿【肚子】在家里当长工,更有甚者【还会】对老【人大】打【出手】。此种报复,是长期【承受】【男人】欺压【的结】果,女【人一】【方面】【自己】【没有】【能力】去反抗和【改变】现状,【所以】【只能】【默默】【承受】,【另一】【方面】自【身也】缺少【一定】【的文】化素养,【不能】【明白】“百善孝为先”【以及】“老吾老,【以及】【人之】老”的【基本】【道理】,而【只是】把【自己】【受到】的【伤害】转嫁到可怜【的老】人【身上】,实乃可【悲之】极。

【第三】种【方式】:打骂【孩子】.【采用】此种报复【方式】的【多半】【是生】活窘迫而【老公】却【不管】家里死活【的女】人。她们【多半】在【外界】和气节上【是一】个好老婆和好儿媳,而【心中】却【对现】实极为不满,【特别】是【面对】【那个】抛家【不顾】【甚至】是沾花惹【草的】【男人】极为痛恨,但【自己】【却无】力于【改变】现状。爱面【子的】她,【不会】去【外面】哭闹;孝顺好【强的】她,也【不会】对老人虐待;顾【家的】【她更】【不会】随便花钱,而【这个】【时候】【最可】怜的【便是】【孩子】,在她们【看来】【孩子】是【自己】【生的】,【也是】【这个】【世界】上她【唯一】【可以】【完全】有权力打骂和管教【的人】。她【们不】【允许】【孩子】对【自己】有【丝毫】的违背和【不听】话,【否则】她【们都】极【容易】【想到】【孩子】【那个】抛家【不顾】【的死】鬼【父亲】,【情不】自禁【之下】常常把【孩子】【作为】发泄【的对】象。此种报复,是【男人】不争【气而】【女人】却顾家爱【面子】之矛盾【的结】果,【这样】【的女】人【只能】说【是时】运不济【没能】碰上【一个】负【责任】爱【家的】【男人】。但打骂【孩子】【显然】【是不】【对的】,【也是】心理障碍【的表】现,【尽管】她们常常在事后会痛心【不已】,然【而每】次她【还是】【仍然】难于【控制】【自己】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