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闻!上海滩一代枭雄杜月笙竟然是爱国大佬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20-02-18 11:02查看: 19
【如果】蒋介石【崛起】【过程】中,少【掉了】杜月笙,【少了】清帮、军统局,会【是一】个【什么】【样的】【情景】?蒋介石果真递过“红帖子”(即投【门生】帖子),拜在清帮门下吗?蒋介石的“红帖子”...

  【如果】蒋介石【崛起】【过程】中,少【掉了】杜月笙,【少了】清帮、军统局,会【是一】个【什么】【样的】【情景】?蒋介石果真递过“红帖子”(即投【门生】帖子),拜在清帮门下吗?蒋介石的“红帖子”【究竟】是递【给了】【黄金】荣【还是】杜月笙?蒋介石拜入清帮的“红帖子”【最后】【为何】不翼而飞?杜月笙【究竟】何事和蒋介石渐行渐远?杜月笙【为何】【大骂】蒋介石拿【他当】夜壶?一九四九年杜月笙为【什么】不【愿意】【跟随】蒋介石父子到台湾?昔日【被称】“上海【皇帝】”的杜月笙,长孙杜顺安(其父即为杜月笙长子杜维藩)【现身】【说法】,回忆【他的】祖父晚年【种种】,并解开几许历史谜团。【下文】即为杜顺安向笔者作【的口】述内容摘要。

  抗战【爆发】,国民党军上海保卫战失利【以后】,祖父避居香港,【我们】【一家】【人也】追随祖父避秦于香江。太平洋【战争】【爆发】,日本【军队】攻陷香港,祖父又被迫【离开】香港远走重庆。祖父【的情】报管道【十分】灵通,早在日本人【准备】【攻占】香港【之前】,就【得知】日本【人要】动【手了】,日本【人出】兵【之前】,【他就】先【一步】【离开】香港,【去了】大后方。

  祖父之【所以】【消息】灵通,【与其】【手下】和日本黑龙会【成员】交往,【颇有】【关系】。黑龙会早【在战】前即介入日本政府【内部】,在军部【里面】,黑龙会【的组】织【非常】活跃,祖父手【下的】朋友们和【这批】日本帮会【成员】,很【早就】结识。

  祖父去重庆【之后】,【父母】亲【也在】日军大肆搜捕【之际】,逃往重庆,【由于】【时间】【非常】【仓促】,【为了】避人耳目,【他们】化妆成【普通】老百姓的【模样】,那时【根本】己无车船飞机可搭,【只好】连夜【步行】【逃离】香港,潜往【大陆】。【由于】【担心】带【孩子】走,在【路上】【诸多】【不便】,【父母】叮嘱两位保母【照顾】【我和】弟弟,把【我们】两兄弟【暂时】【留在】香港。

  日本【占领】香港那年,【我才】五岁,刚上【幼儿】园,弟弟四岁。【为了】逃避日本军警追捕,保母【带着】【我们】两兄弟到处躲藏,【今天】住【这个】朋友家,明天住另【外的】朋友家,遇有风吹草动,【马上】【又得】搬家,【不敢】【长久】待在【一个】【地方】。一则【是要】躲日本军警,二则【是保】母【身边】【恐怕】钱【也不】多,没钱住好【地方】,【我们】两兄弟【甚至】【跟着】保母住过公寓房【子的】楼梯口,【就在】狭窄的【空间】里,将就找块【空地】,【在地】上铺被单床垫,休息过夜。

  日本人晓得杜月笙有【两个】孙子流落香港,【他们】到处找【我们】【的下】落,目【的是】要以【我们】兄弟俩【作为】和祖父谈判要挟的筹码。

  【最后】,日本人【还是】【发现】【了我】【们的】行踪,日军派【了一】【名大】佐,把【我们】送【到一】艘日本【军舰】上,走进船【上的】官长舱房,日本兵【命令】【我们】【两个】小【孩子】跪着,【不准】吵闹。日本【人的】兵舰很【特别】,官长船舱铺着日本榻榻米(日式房舍室内地板铺设的厚草垫,可供席【地而】坐)。从这【一天】起,日方拿【我们】为人质,和远在重庆的祖父谈【条件】。

  【我们】【很快】被送回上海,在日本人统治【之下】,过【了一】年多。这期间,我【母亲】从重庆【回到】上海,【特地】来【照顾】【我们】两兄弟。

  战【争时】期棉花奇缺,【然而】,棉花【却是】【制作】军【用被】服【的必】要原【材料】,中日两国【进入】交战【状态】后,日本人【没有】【地方】买棉花,【找不】着货源,无计可施,日本人被迫【联系】【我祖】父,要他【帮忙】。【我祖】父【这时】【考虑】【我们】安危,就用【包括】【我在】【内的】四【十六】【个人】,为交换【条件】,卖【了一】批棉花给日本人。

  日军和祖父【双方】【事先】讲好,【答应】【我们】这四【十六】【个人】送到西北,日本【方面】【释放】【我们】,中国【方面】【就把】日本人【需要】的棉花,【同时】送交日本军方,【以为】交换。

  日本军【方派】【了十】几名士兵,由【一名】少尉带队,队伍里边有两名腰间配挂武士刀【的军】官,【一个】士官长,护送【我们】这四【十六】【个人】【到大】后方,【准备】交给重庆【方面】。【一位】军官待人和气礼貌,还带【我上】城楼眺望【远处】【的风】景。另【外一】个军官,相貌【如同】凶神恶剎,连【我们】【孩子】【好奇】碰碰【他的】配刀,【都被】【他当】场喝斥。

  【我们】【一行】人【从上】海【到了】南京,渡江【之后】,再循着淮河搭船往西北走,河岸【边上】【有人】拉纤,船才【勉强】逆水【而上】。【我们】【一路】艰辛【到了】宝鸡、潼关,再往西,就【到了】西安【附近】。日本人把【我们】送到陕西【境内】,【某个】指定【的地】点,日本军【队的】号手吹号示意要【释放】人质了,国民党军【方面】【听到】日军吹号,国民党【军的】号手也吹号响应,把满载棉花【的几】十部【卡车】往日本【人的】【方向】【开来】。【我们】四【十六】【个人】【终于】【获得】【自由】,【这里】边【包括】我【两个】【叔叔】,我【母亲】,我,【还有】前上海市长吴开先【的女】儿。我【两个】弟弟【因为】年纪太小,不【方便】长途跋涉,【并没】跟【我们】【一道】回重庆,留【在了】上海。【当时】,【我一】共【有三】兄弟,我是【老大】,最【小的】【妹妹】【当年】【还没】出生。

  到重庆那年,【我才】【七岁】,和家人住【在黄】山官邸【附近】【的一】幢洋房里。那时章士钊也住【在我】家里,祖父以养【士的】【方式】对待章士钊。四川军阀刘航深(【大军】阀刘湘的亲信)【的儿】子,【和我】【是小】学同班同学。

  【胜利】【之后】,【我们】【回到】上海,祖父不和【我们】住【一起】了,他搬到上【海的】国际饭店,那时国际饭店那幢大楼叫"【十八】【层楼】",是幢大公寓【房子】。【我和】【父母】亲住【在上】海华格臬路,【现在】【这条】路【已经】改为宁海西【路了】。【我们】【一家】和张啸林家紧挨着住隔壁,张【是我】祖父拜把兄弟【之一】。一九【四五】年八月,美国以【原子】弹轰炸日本,八年抗战【获得】【最后】【胜利】。【胜利】复员前夕,【一条】美国兵舰【悄悄】【地开】到黄浦江外海,祖父和戴笠【在这】条美国兵舰【上见】面密晤。戴先生何事【秘密】会见祖父?【原来】,国民党当局【担心】【胜利】后复员期间,【军队】、警察【来不】及从大后方运送到上海,【接收】【沦陷】区,担忧上海会【发生】青黄不接的【情况】,戴笠想请祖父出面,在国民党军警【尚未】进占【沦陷】区【之前】,清帮的兄弟能【配合】军统【在上】海【的地】下【工作】【人员】,【暂时】【维持】市【面的】秩序,【并且】为【接收】上海预作【准备】。

  戴笠还和祖父【在那】艘美国兵舰上合影留念,若干【年后】那张照片却离奇遗【失了】。

  祖父不【光是】帮蒋介石、帮国民党,更帮了国家和贫苦百姓【不少】忙。抗战【爆发】,中国空军【战力】【完全】【不是】日本空军【的对】手,当【时的】国民党当局【要我】祖父【发动】民间捐款,【组建】新【的空】军,祖父【自己】先捐了购置【第一】架飞机【的钱】,为民表率。献机运动【得到】热烈响应,国民党空军元老因而都对祖父【非常】【客气】,像高志航、毛邦初、王叔铭【这批】国民党空军【前辈】,【都很】【尊敬】祖父。【我小】【时候】,碰到【他们】,【这些】【前辈】总【是不】约【而同】【告诉】我,多亏你祖父,热心捐输,带动民气,让空军【很快】能【组建】【起来】。

  抗战期间,祖父蜇居重庆,某日,四川【地方】父老邀请祖父下乡,祖父事前【完全】不【知道】民众【是为】何事邀请他,等他【到了】目【的地】,【但见】男女老少【在几】里地【开外】即列队迎迓,【地方】上男男女女【见到】祖父下车,【全部】跪【在地】上向他嗑头谢恩,祖父【赶忙】扶起父老。【生活】【条件】【十分】艰困【的地】方父老,还特意杀鸡宰羊,摆【了几】桌酒菜,要请祖父喝酒吃饭。祖父【被这】幕【情景】弄得【不知】所措,【原来】,祖父【以前】捐【了一】笔钱赈济灾民,老百姓多亏祖父捐【的这】笔钱,【才能】活【下来】,【然而】,祖父压根【儿早】已【忘了】捐钱这档子事。

  【胜利】初期,通货膨胀很【厉害】,上海民众怕交通银行倒闭,存户们【纷纷】【前往】挤兑,【为了】安定【人心】,祖父【特地】差人搜集两麻袋纸钞,【亲自】【带着】工人把【这两】麻袋钞票扛到交通银行,【告诉】行员杜某某要存钱,挤兑的民众【眼见】连杜月笙【都还】【继续】存钱,【心想】杜月笙【都不】怕银行倒账,【我们】还怕【什么】。原先【争先】恐后【想提】领存款的民众,【逐渐】【散去】,化解【了银】【行的】挤兑风潮。

  【到了】一九四九年年初,【过了】阴历年,祖父【命令】【我们】全家【离开】上海,举家迁居香港,祖父和【我们】【并不】住【在同】【一个】【地方】,【但是】每逢礼拜六、礼拜天,【父亲】会【带着】【我们】兄弟【去看】祖父。

  那时,国民党当局【已经】往台湾【撤退】,祖父为【什么】不【跟着】蒋介石去台湾,有【几个】关键【原因】。

  蒋介石早年尚【未发】迹时,【曾经】到上海由旁人引荐见【过我】祖父,【并且】递过“红帖子”,【所谓】“递红帖子”【的意】思,【就是】投【门生】帖子,要在帮内施行摆香堂的仪式。蒋介石【曾经】拜在【我祖】父门下,【成为】祖父的【门生】。论年纪,蒋介石还大【我祖】父一岁,但祖父早【在二】【十三】岁,就【已经】是清帮【重要】头领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