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说剧透死全家?剧透真的好吗?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20-07-01 05:01查看: 7
【每一】部新【片的】上映,总【是有】人会【给予】大【量的】评论,【可能】【无心】,但【不知】不【觉中】,【自己】就【已经】剧【透了】。【但是】【作为】还【没有】看过【电影】【的人】【来说】,【...

  【每一】部新【片的】上映,总【是有】人会【给予】大【量的】评论,【可能】【无心】,但【不知】不【觉中】,【自己】就【已经】剧【透了】。【但是】【作为】还【没有】看过【电影】【的人】【来说】,【这些】剧透就成【为了】心头刺啊!【今天】,放肆吧为您揭秘,为【什么】【大家】【这么】讨厌剧透?为【什么】说剧透死全家?一【起来】【看看】吧!

  【你们】【到底】为【什么】要剧透啊!

  阿兰塞平沃尔【仍然】【无法】【理解】剧透党【的脑】回路。【他说】:“【惊讶】感【并不】【是一】个【故事】【中最】【重要】【的部】分。【虽然】【一群】【混蛋】剧透【了我】,【但我】【还是】【喜欢】这周的《权【利的】【游戏】》——但【如果】创作【者的】意图【就是】【让人】【惊讶】【的话】,【惊讶】也【不该】被【别人】抛弃。”

  【所以】,剧透【的动】力【究竟】是【什么】呢?

  【炫耀】。【有些】剧透党【就是】【喜欢】【表现】【自己】【的无】所【不知】。【根据】尼古拉斯克里斯滕【菲尔】德【的说】法,加州大学【圣地】亚哥分校的【研究】表明,【知道】【故事】转折点或结局【的人】们很【享受】【自己】的“知情人”【地位】,【就像】八卦和【分享】【秘密】会【创造】排外【的小】圈子【一样】。尼古拉斯【解释】道:“你【知道】【了一】【些事】,【这使】你【变得】【特别】,而你展示 “【知道】了”‘【知道】了’的【唯一】【方式】【就是】【告诉】【别人】——【不管】【这对】别【人有】【什么】【影响】。”

  恐吓。【有人】【就是】【喜欢】泄底,【好把】圈【中的】新人赶跑。【在这】种【情况】下,剧透和吓唬新粉是网上霸凌的【一种】较为温和【相对】【弱的】【形式】。

  原着党与【电影】/电视剧党之争。在《权【力的】【游戏】》【新一】季刚【开始】时,阿兰塞平沃尔颇费【了一】番【功夫】【处理】【两派】冰火粉——原着党和电视剧党——之【间的】争端。阿兰表示:“在【当时】,【情况】【非常】糟糕,以【致于】我关【掉了】【所有】文章的评论,并为原着党和剧党开设了【分开】的讨论版。”在【新一】季【开始】后,【这一】实验只【持续】【了半】【个小】时:【一位】原着党冲【进了】电视剧党的讨论版,剧【透了】【每一】个【重大】剧情。阿兰说,【一些】原着党【觉得】没读过书【的人】低【人一】等,只配被剧【透一】脸。

  在【他的】博客生涯中,阿兰【一直】实行着【相当】严格【的反】剧透政策,【但他】【认为】【彻底】【避免】剧透既不【可能】,【也不】现实。【对于】【某一】内容算【不算】剧透,人【们也】往【往有】【不同】的观点。【比如】说,阿兰不【觉得】选角新闻是剧透,【因为】【这一】【信息】【是人】人【都能】【看到】的。

  他【补充】道:“我尽【我所】能【避免】剧透,【比如】推文和文章标题;但【到了】【一定】【程度】上,人还【是要】生【活的】。”

  剧透【一定】是【坏事】吗?

  尼古拉斯克里斯滕【菲尔】德(Nicholas Christenfeld)是加州大学【圣地】亚哥分校【的一】位心理学教授。【他说】,剧透【的影】响不【一定】【是消】【极的】。

  在2011年,【他与】合作者乔纳森莱维特(Jonathan Leavitt)【在加】州大学【圣地】亚哥分校用短篇小说【研究】了剧透【的影】响。【在实】验中,【他们】【要求】被试者【阅读】【完全】【正常】,【或者】【开头】【就有】剧透段、【故事】【中有】剧透内容【的小】说。

  实验【结果】表明,情节的【重要】性【被大】大高估了。【他们】【发现】,【提前】【知道】结局实【际上】提【高了】【整体】【享受】【程度】。【研究】者【们并】【没有】【预测】到【这一】【结果】,但尼古拉斯说【回想】【起来】,【这样】【的结】【果是】显【而易】【见的】。

  他举【出了】按结局分【类的】莎士比亚戏剧,【作为】【提前】【知道】剧【情也】【不会】【影响】【观看】体验的例证。对歌剧【来说】也【一样】,观众【在演】出前【熟悉】剧【情是】明智的。在【他的】Hulu原创剧集《剧透》中,导演凯文史密斯【甚至】以剧透【电影】为乐。

相关阅读